首页 > 今日导读 > 正文

一种拓展摄影艺术边界的介质

更新时间:2020-07-17 16:27:02点击次数:903次字号:T|T

现代摄影艺术在经历了写实主义、达达主义、超现实主义及抽象表现主义之后,逐渐遁入简单模仿和机械再造的窘境,摄影家试图寻找新的表达范式和传递介质来拓展摄影艺术边界,重塑摄影艺术魅力。黑龙江省散文家兼摄影家石英,采用照片和文字相结合的二元叙述方式,对摄影艺术表现形式做出新的探索和尝试。由黑龙江美术出版社新近出版的摄影散文《画里画外》,就是其对二元叙述方式进行探索的实证。

▲石英《画里画外》画册选图


由画面和文字构成的二元叙述方式又被我国学术界称为摄影散文,属于近年来一种新兴的摄影文体,其主要特点在于不仅使摄影艺术突破传统的纪实性和复制性,而且把文学语言转换成直观形象,将可视画面铺陈为文学表述,图文相配,互为比兴,照片中包涵的诗意启迪着文字,文字中蕴藉的理性点绘着照片,照片的视觉性与散文的思维性相互开启,前者的审美意蕴被后者的文字挖掘释放出来,后者所描述场景、人物和事件的审美功能被前者的观照聚焦凝缩起来,既相互发现和阐释,又互相攀援和擢升,产生一种复合审美价值。摄影散文《画里画外》以照片和散文并置兼容,围绕“人文与自然”、“历史与风情”和“现实与聚焦”三个主题,将不同国度、不同地域、不同自然和历史环境中的人群和景观的存在状态,以及这种存在状态的历史渊源与现实感受融汇起来,彰显摄影的“写实”与散文“写意”的综合艺术效能,共同完成 “文化旨向”的承载和传播,体现出作者作为时代观察者和生活记录者的文化追求与诗意情怀。

▲石英《画里画外》画册选图

地球家园作为人类的生存地和栖居地,其生命存在形式多姿多彩、气象万千,有姹紫嫣红、芳香扑鼻的奇花异草,有拔地耸天、冠盖如云的原始森林,有怡然自得、隐显出没的珍禽异兽,有磴岩激石、清流延回的山泉溪河,更有流布广泛的古老传说和敦厚质朴的民风民情。用镜头发现和记录自然的瑰丽奇谲,用文字摹绘和状写物我同体的文明生态,让天人合一的中国传统哲学理念在摄影与散文的双重旋律中流动、激扬起来,成为石英摄影散文《画里画外》的重要美学取向。辑录在散记第一章“人文与自然”中的14篇摄影散文,通过精妙的创作运思,以单幅多幅组合、系列归类的编辑手法,采取特写与侧切交织的技巧,将图片和文字组合链接,赋予其形态学意义,从不同视角反映人类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情境。特别是“聚焦伊瓜苏”、“圣洁的纳木错”、“绿色的日内瓦”和“元阳梯田秀天下”等篇什,独出机杼,佳作天成,散文中的文字不再是照片的注脚,照片也不再是散文的图解,正是由于二者的异态同质、互启互补、恰构契合,在文字和画面之间始终保持一种错位性的张力,才构成一个丰赡深湛的审美意境。

历史风情是社会发展进程中的重要文化现象,它既是一个社会学和人类学意义上的课题,也是一个后现代文化研究面对的难题。从视觉文化角度来审视,历史风情存在和演化的基本条件就是被展示或被看见,换言之可视性或可见性是历史风情存在的理由和前提,正如德国著名社会学家齐美尔所说,历史风情就是要“引人注目”。 摄影散文以其对诸多历史风情前世今身的逼真再现和镜像存留,在很大程度上颠覆了人们的记忆方式,开阔了人们对历史的认知途径,使历史风情在更大范围内进入人们当下视野。摄影散文《画里画外》用“第三只眼”的镜头语言和“第六感官”的心灵打量,对伏尔加河、莫斯科红场、哈尔滨中央大街、圣彼得堡、香格里拉和丽江古城等历史具象,以及附着或潜蕴在这些历史具象中的仪态、神韵、风采等文化意趣进行叙说和阐释,使历史文化风情穿越时空掠过幻觉,到达可感可触的现实境遇。例如在“圣彼得堡的品位与品味”一文中,作者遴选13幅呈现历史遗存的照片,并辅之于云锦天章般的文字:“纵横交织的涅瓦河,如同象棋格子似的横亘在市区之中,给圣彼得堡带来了灵气。蓬蓬勃勃的绿荫和绿地,映衬着尖尖的塔楼和圆圆的房顶,留下了油画般的色彩和格调”,读者寓目被作者重新点绘的历史景观,惊异于一个崭新的精神世界,在一种悠远兴会的语境中获得新知和美感。再比如在“心在这里颤抖”一文中,作者在选取8幅再现奥斯维辛集中营历史遗迹的照片同时进行旨幽意阔的阐发:“从那死一般沉寂的集中营里,已看不出它曾经有过的疯狂与狰狞,但是能找到那些阴森恐怖的影子。那就是一层又一层仍然闪着高架密布的电网和铁丝网,还有那魔鬼般林立的哨卡岗楼。透过这道屏障,可以看清里面的荒原到处是杂草丛生,只有一排排老旧的营房还规整地卧在院子中央和它四旁。营房前那排老树成了岁月的记忆,看那挺直肃立的样子,像是在祭奠死难的那些亡灵”。这组照片和这段文字,互相映照,相互补充,照片因文字的介入拥有更加丰富的信息,文字因照片的植入呈具更加通透的质感,二者的叠加映衬有助于人们迫近历史真相、触摸历史温度。

费尔巴哈说“对于符号胜过实物、摹本胜过原本、现象胜过本质的现在这个时代,只有客观现实才是最神圣的”。摄影散文作为富有现实主义色彩的精神生产方式,其创作只有以现实环境中存在着并且正在发展着的客观事物为表现对象,才能更为读者所理解和接受。也就是说,不管是从空间还是从时间上来说,摄影散文只有直接摄取客观现实中的生活对象,才能使摄影艺术呈现出可感可视、真切实在的艺术形象。石英的摄影散文《画里画外》第三章“现实与聚焦”辑录的16篇文章,大都以现实生活中的典型场景为素材,在此基础上进行艺术提炼和美学概括,使照片和文字在主题确定、题材把握、背景设置和细节处理以及色调运用上都具有很强的创新性。“沃野中的最美的风景”一文,图片疏朗明丽,文字浅白质朴,貌似旷达疏宕、散漫无际,实则是对生活的理性思考,对时代的心灵独白。“鹿回头”一文,照片明媚澄澈、惊鸿照影,饱浸着作者的思想意境和审美追求;文字简约凝练,本然纯挚,氤氲着作者的文化情结和艺术气质,这种图文并构、文图共置的艺术格局,表明摄影散文描摹的内容绝非纯客观的生活,绝非逼真摹写的生活,而是一种精神化和心灵化的生活。“小巷闹市”一文,作者将“移我情”摄入图片,吉光片羽,雪泥鸿爪;将“移他情”注入文字,平和通达,晓畅明快,产生一种艺术意境的双向传递,收到托尔斯泰在《艺术论》中所阐发的“感受者和艺术家那样融洽地结合在一起,以致于感受者觉得那个作品不是其他什么人所创造的,而是他自己创造的,而且觉得这个作品所表达的一切正是他很早就已经想表达的”这样一种艺术效果。

毕加索说过:“艺术是时代的索引,任何一个时代的特殊感情都会诱导出与这些意境一致的艺术形式。”基于为世界各地自然生态和文化生态的立此存照,摄影散文《画里画外》中的文字与图片,不仅记录了当今社会演进变迁的身影,而且律动中国迅疾前行的节奏。在“浅阅读”日臻风行的情势下,摄影散文不可能像20世纪80年代之前摄影界散文界那样盛况空前,但优秀摄影作品和葆有人文情怀和担当意识的散文,还是能够引起公众共鸣的。尤其是美图美文珠联璧合的摄影散文,可谓是大地弦歌和星空吟唱,其内容与手法既适合现代人的心灵诉求,也切中传统追怀者的追缅情愫。《画里画外》书中的散文多为短制,而这些散文并不全是甜美甘醇、风生水起的快意书写,像“机场里的罢工”等篇章,既有梳理历史流弊的沉郁,也有参悟世道人心的警策。笔者以为,倘若一个作家摄影家的情感还可用温度计来测量的话,我倒是可以真实地触摸到作者炽烈的情感。

从艺术本质上看,摄影散文是在对照片拍摄和文字描绘两种艺术质素的肯定性否定中建构起来的新的艺术形态,是融合了创作者主体长期艺术实践经验,综合了摄影和文学两个艺术门类的审美特征,把审美艺术与现代科技结合起来的一种现代复合性艺术,其根本取向在于从更深广层面展现美的情态和属性。黑格尔说过:“美是理念的感性显现”,但我们如果不张开“发现美的眼睛”,就不能透过“感性”进入“理念”。摄影散文的创作过程,实际上就是以个性化方式恰当表达“美的理念”的过程。石英从摄影与散文的不同艺术形态,对所观照的对象进行诗意开掘,传达出美的理念美的感受,从而推出这部具有一定艺术水准和思想内涵的摄影散记。作者在摄影与文学上的双重造诣,使其在生活中经常睁大一双“发现美的眼睛”,保持视觉与诗情的审美敏感,进而将“美的理念”以“感性显现”的方式推出,作者特别注重“画中之文”和“文中之画”的完美对接,即使在相对纯粹的景物摄影中,也能在看似不经意中发掘出“有意味的形式”,将那些从摄影层面上具有一定审美含量的景致经过艺术过滤和思想升华,赋予其更大的文献意义和人文价值。

(原文收入作者评论集《镜像与界域》)


图片 | 本文配图选自《画里画外》一书

文字 | 刘金祥

编辑 | 王传友

分享到:
(编辑:xiaoman)
论坛精华更多+
光影视界网

服务QQ号:2044843473 网站QQ群:423144055(光影视界网摄影群) 微信号:chinapoto
联系方式:0451-51030266转8002    手机:15636185055
电子邮箱:chinapoto@163.com 企业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里区景江西路808号 黑ICP备13003886号-1

扫描二维码关注她的
微信公众帐号:
光影视界网
点击关注她的腾讯微博
 
QQ在线咨询
影友热线
0451-51030266